13590909839 QQ咨询

您需要什么样的帮助?

请拨打咨询电话:

13590909839

0760-88877682

了解律师专长>>

当事人评价更多>>

  • 徐律师很有办案经验,很有耐心的帮我分析案情,当时我也是有个朋友推荐给我的,帮我争取到了孩子的抚养权。

    李小姐,2018-07-07
  • 很专业,正能量,点赞

    陆先生,2018-07-06
  • 徐律师很敬业,回复很快

    张先生,2017-11-22
  • 徐律师是位好律师,点赞楼上!

    石先生,2017-07-06
  • 官司打赢了,特地来这里评价,希望对更多需要找律师的朋友们有帮助。

    马杨,2017-07-06
  • 朋友介绍的,收费合理

    欧阳先生,2017-07-06
  • 当时案子是徐律师接的,不过后续我是跟朱律师对接。一开始我有点担心,比较想徐律师亲自办理我这个案子,不过我后来发现朱律师很负责,也很耐心,也会跟我说明案件进展,当然结果也让我很满意。所以我真的觉得徐律师的团队不错,很给力呀。

    许先生,2017-07-06
  • 这位律师还不错,给我打了折,收费挺合理的。我去他办公室咨询的时候,陆陆续续还有好几个人过来咨询,我感觉这位律师应该口碑挺好的,办案经验老道。

    陈小姐,2017-07-06
  • 强烈推荐徐周生律师,因为他帮我把官司打赢了。感觉屌屌的。

    田小姐,2017-07-05
  • 我是经同事介绍找的徐律师,他很耐心地听我讲案件经过,也给了我很多意见,非常靠谱的一位律师!

    胡先生,2017-07-05
  • 徐律师很有办案经验,感觉很牛逼的样子 :)

    李,2017-07-05
  • 对客户态度很好,办公室也很容易找,就在假日广场对面。

    赵,2017-07-05
  • 徐律师的团队很给力。

    丁小姐,2017-07-05
  • 非常认真专注,等我说完,徐律师已经将案例梳理一遍,非常好!

    区生,2017-07-04
  • 法律经验丰富,一针见血就指出我咨询问题的关键所在。

    黄生,2017-06-27
  • 徐律师咨询态度认真,很理性的对案情进行分析。

    曾晴,2017-06-27
  • 认真。专注。好律师

    123,2017-06-27
  • 徐律师好专业的律师。好有耐性跟我解决我的咨询问题。

    冯小姐,2017-06-27
  • 别人开厂借我17万元,现在工厂倒闭!请问我该如何要回我的钱,谢谢

    你好徐律师:,2017-06-23
  • 认真,专注,律师技能娴熟

    委托人,2014-05-08
    网站首页 > 刑事辩护 > 正文

    刑事辩护

    刑事辩护排除

    来源: 发布时间:2017-07-27 点击:351

    最新中山律师咨询:

      011年1月4日,被告人高海东被山西省太原市人民检察院以成心伤害罪起诉至太原市中级人民法院。

    公诉人指控称,2010年10月30日零时许,被告人武某军为牟取经济利益,招集被告人李某忠、乔某某、常某、杨某某、赵某某、侯某某、高某、刘某某、张某某、钟某某、赵某等人,在太原市小店区康宁街太原市七星安保物业办理有限公司会议室,预谋对太原市晋源区金胜镇古寨村没有签订拆迁补偿协议的孟某某、武某某的房屋不合法强行撤除。当天凌晨2时许,被告人武某军带领被告人高海东、李某忠、张某奇、逯某鹤、张某峰、乔某某等20余人,带着砖头、镐把、弹性梯,分乘依维柯车等六辆车至太原市古寨村,被告人张某峰在武某某家院墙上架起弹性梯,被告人高海东、李某忠、逯某鹤等人带着镐把,先后通过弹性梯进入武某某家中,被告人高海东、张某奇遇到从屋内走出的孟某某、武某某,遂追逐二人至屋内,被告人张某奇从地上捡起砖头砸孟某某,被告人高海东持镐把猛击武某某左手,又朝其身上乱打,致其倒地。被告人高海东见张某奇与孟某某厮打在一起,又持镐把朝孟某某头部猛击两下,致其倒地,后被告人武某军等人逃离现场,孟某某经送医院抢救无效逝世。经判定,孟某某系重度颅脑损害逝世。当天被告人高海东等人向公安机关投案自首。

    案具有其特别布景,跟着时刻的推移,该案已不见在大家的视野以内,但被告人高海东被控成心伤害罪案,至今已七年之久,没有结案。

    在通过时间短短促的开庭后,太原市中级人民法院于2011年1月31日,作出(2011)并刑初字第16号《刑事顺便民事判定书》,判定被告人高海东的做法构成成心伤害罪,判处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如此参加人数很多、影响严重、案情复杂的刑事案子,太原市司法机关从案发立案侦办至作出一审判定,其间仅为三个月。

    被告人高海东不服,上诉至山西省高级人民法院,后山西省高级人民法院经审理于2013年4月24日作出(2011)晋刑一终字第37号《刑事顺便民事裁决书》,裁决撤销原判,发回太原市中级法院重审。2013年12月19日,太原市中级人民法院通过审理后作出(2013)并刑重字第21号刑事顺便民事判定书,判定被告人高海东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

    后被告人高海东不服上诉,2014年8月19日山西省高级人民法院作出(2014)晋刑三终字第20号《刑事判定书》,判定被告人高海东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该案报请最高人民法院死刑复核。2015年11月23日,最高人民法院作出(2014)刑五复56496159号《刑事裁决书》,裁决不核准山西省高级人民法院对被告人高海东判处死刑的刑事判定,发回山西省高级人民法院重审,山西省高级人民法院发还太原市中级人民法院审理,现该案于2017年7月6日由太原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2016)晋01刑初77号刑事判定,判定被告人高海东犯成心伤害罪,判处无期徒刑,现被告人高海东不服,持续上诉。

    案存在的不合法依据状况

    因本案案情严重,人命关天,当年舆论汹汹,太原市各级领导均感到巨大的政治和社会压力。为破获此案,被告人高海东书面材料上显现侦办机关对其施行了刑讯逼供等不合法取证做法。中山律师

    被告人高海东在案子审理时期亲笔撰写了《刑讯逼供现实材料》并作为不合法依据扫除请求的附件一并提交了法庭。

    被告人高海东在《刑讯逼供现实材料》之记载:“1.某某派出所。投案时审问我的警官,对我殴伤,致使我旧病复发,于派出所当场晕倒,所以我被拖回禁闭室,曾给我扔过一瓶矿泉水。2.在某某分局。到某某分局后,仍是这名警官对我录口供,对我侮辱说,我会装死。一向用拳头击打我的脑门,扇耳光,乃至让我以我的爸爸妈妈发誓,说我没到现场就死全家的话……在审问的一天一夜里一向处于被殴伤的状况,我也不知道被打了多久。非得让我供认,所以我又被上了手铐,即是左、右手一上一下的背铐,用脚套到我的手里,踢、搓、踩,用脚踩我的脸,踢我的腰背……最终没办法,我说我打了……到看守所后,我身体一向很差,尿血、腰疼、背部肩胛部痛苦,到现在腰部麻痹无知觉。”

    侦办机关前后总计对被告人高海东进行讯问十八次,被告人高海东首次的讯问笔录中未作有罪供述,第2次到第十八次均作了有罪供述。

    现在司法实践中,法庭所发动的不合法依据扫除程序主要关于的是言辞依据的合法性,因而,被告人及其辩护律师也只限于对自个当事人庭前的有罪供述提出不合法依据扫除的请求。

    在被告人高海东被控成心伤害罪的案子中,不管是辩护律师仍是法官,均把不合法依据扫除的要点,放在被告人高海东的庭前有罪供述方面。

    辩护律师在庭前通过会晤被告人高海东,了解到本案确实存在侦办人员在侦办讯问时期,对被告人高海东采取了殴伤、谩骂、威胁等方法进行了讯问取证,且被告人高海东所作的有罪供述均为虚伪供述。

    鉴于被告人高海东的庭前有罪供述关于本案定罪量刑具有十分要害的作用,为此,辩护律师积极地向法院提出了不合法依据扫除的请求。

    法院:扫除不合法依据的依据不足

    在太原市中级人民法院审理本案时期,在被告人高海东及其辩护律师提出请求扫除不合法依据的请求后,专门就本案是不是存在不合法依据扫除以及是不是应当扫除组织了庭审。

    首先,公诉机关向法庭出示了被告人高海东在侦办时期所作的悉数《讯问笔录》,欲证明侦办机关的取证做法不存在不合法性。

    被告人高海东当庭表明,实在的案子现实是其自个并未手持镐把击打被害人孟某某的头部,被害人孟某某的逝世成果与其没有任何关系,其不应当对被害人孟某某的逝世成果承当任何法律责任。

    被告人高海东当庭辩称,在派出所与刑警队时期,一切的侦办机关对其进行讯问而构成的有罪供述,均是在侦办人员的刑讯逼供之下所作出的,其所作的有罪供述虚伪,供述内容并非案子本相;在被拘押到看守所时期,自个所作的悉数有罪供述,是侦办人员对其进行威胁诱惑后所作出的虚伪的供述。

    公诉机关以为,被告人高海东作出的有罪供述的《讯问笔录》完全能够证明——侦办机关并未对其刑讯逼供,其所作的有罪供述是其实在自愿的意思表明,被告人高海东的辩解没有现实依据。

    其次,公诉机关向法庭出示了看守所保管的被告人高海东入所被拘押时对其体检所构成的《入所体检表》,欲证明被告人高海东的身体,依据《入所体检表》记载,未有显着的外伤,侦办机关未对其施行刑讯逼供。

    被告人高海东当庭辩称,看守所出具的《入所体检表》所挂号的内容不属实。其入所时,刚刚被侦办人员刑讯逼供过,身体多处有显着的外伤,其当庭出示了自个身体所受外伤后留传的伤痕,并请求法庭允许法医判定组织对其进行体检,查看其肾脏被侦办人员殴伤致伤的状况。此外,其还请求法庭向太原市市看守所的值勤民警与同监室人员调查取证。被告人高海东当庭陈说,看守所的值勤民警曾让自个出具过身体所受外伤为侦办机关殴伤所造成的,与看守所无关的状况阐明。同监室拘押的人员亦能够证明,其刚刚被拘押到看守所时,身体确实存在被侦办人员刑讯逼供后所受损害的客观状况。

    公诉机关以为,到现在,被告人高海东的所受外伤不足以证明,留传伤痕即为侦办人员的刑讯逼供所造成的;后公诉机关向法庭汇报调查取证状况——公诉机关曾向拘押被告人高海东的看守所进行过调查,看守所未向公诉机关提交被告人高海东所称的状况阐明;一起,公诉机关称,因未能找到与被告人高海东当时同监室拘押的有关人员,无法向法庭提交当时与被告人高海东同监室拘押的人员所出具的状况阐明。

    在本案中,看守所未向公诉机关提交有关的状况阐明以及提交不符合客观状况的阐明即是现在关于看守所是不是应当脱离公安机关办理的一个疑问的缩影。

     更多中山律师咨询尽在翔宇律师事务所

    分享到: